问题库

有哪些特别好用的面膜,特别想强推的?

赢在川东北
2021/5/4 10:59:16
有哪些特别好用的面膜,特别想强推的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君士坦丁煲

    2021/5/11 12:28:42

    哇~全天下的婴儿👶都特别可爱,每一个瞬间都很可爱!令人动容[害羞][害羞]!

    我一个侄子最近经常来我家,他才几个月大而已,对于我来说这是第一次那么长时间带一个小孩子。

    有一次我抱着他,他的脸埋进我的怀里,过了一段时间发现他在我的怀中睡着了,呼吸声时大时小,小脸红扑扑的,像一个小苹果超可爱[笑]!

    还有一次我的手掌放在他的胸前,他玩了一下我的小手掌,突然间他用他的双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脸上,用他嫩嫩的脸抚摸我的手掌,当时我就觉得好可爱,那么小的生命居然那么温暖(。・ω・。)!

    还有很多瞬间都让我无法忘怀!总之小婴儿真的超可爱![互粉]

    最后分享一张本特利的图片,最近也在看超人回来了,里面的小孩也超级可爱!


  • 浅水一湾

    2021/5/17 15:31:58

    等数据,摸会儿鱼。想哪儿写哪儿,聊聊德云社以及相声的事儿,就当是日记了,会把一些段落修改到这里,方便看。

    周末看了会子郭麒麟参加的向往生活和冰箱片段,感慨一句,虎父无犬子,相声演员参加这种节目给节目增色不少,反应速度,条件反射的捧哏,抖包袱,口齿清晰,说话表达非常准确。

    也跟家庭环境有关,郭老板那是得活着,到了郭麒麟,这么好的家庭条件,父辈给积攒的人脉光环下,难得的不燥,没有那股子我要红,我要超过父辈的火气,不睚眦必报,有家教,心态平和,诶?怎么越说,郭麒麟越随师父于谦老师呢。

    郭麒麟这么会过,我是没想到的,同时聊到因为眼睛受伤,觉得想买的跑车,到了北京立刻就买,又有点儿富二代的样子了。

    说起买房,想起郭德纲现在住的玫瑰园,那是侯耀文先生的房子,先生英年早逝,别墅有贷款,侯二爷主导给侯家孩子分家,郭德纲出头,抱打不平,个中曲折长短,本是家务事,也难说清孰是孰非,把师父房子买了,钱分给人孩子,买来自己住,侯耀文就去世在那个房子里,真被银行拍卖,估计卖不了高价,总算也是一段师徒佳话。

    侯二爷,算是个人才,或者是带引号的人才,打小有侯家光环,演影视剧,演小品,侯耀文活着的时候,说自己二哥不是说相声的,不是干这个的,侯耀文去世后,侯二爷俨然自封侯门相声大门长,拜师常宝华,甚至不止一次说,要替自己的弟弟清理师门,这得算一相声包袱吧?给绝户当孝子——您算是干嘛滴?就算是后来有了师承,您也只能管自己徒弟不是,天下哪有哥哥掌控弟弟门户的,再后来收女徒弟,送假包,假表的,为广大观众证明了自己深厚的相声功底,什么叫三翻四抖,跟着侯二爷,您就长见识吧。去洗头房给假钱——缺了大德了。

    侯耀文,侯家二代里,唯一说相声的,相声演员大概有个帅卖怪坏的说法,帅,不是说演员多帅,是指台风,一登台,不做那种卖丑低三下四的劲儿,代表人物就是侯大师,侯耀文先生的相声表演,也担得起一个帅字。听郭老板回忆侯耀文,极其童真一人,爱喝碳酸饮料,尤其大桶的可乐,记得以前看德云社后台采访,侯耀文先生遗相前,摆一大瓶可乐,有弹幕喷,说郭德纲对侯先生不尊重,后台人就不知道把可乐拿走嘛之类的,其实不知道,那反倒是徒弟给自己师父专门准备的贡品,知道师父好那口。 侯耀文先生胆儿小,台上风风火火这么一人,胆子特小,不敢去火葬场送人,也不敢去医院看望病人,英年早逝也跟胆小有关系,一直觉得后背疼,当时也约了大夫,就是胆小不敢去,老先生了,谁也不能强迫他去,结果还是走了。家里三四层别墅,演出完,家里没人,自己做点儿吃的,吃完,洗把脸,就去地下室里一个十来平方的小屋里呆着去,屋子大,就一个人住,害怕,抱着把宝剑。

    当时德云社十周年大庆时,侯耀华还是主持,毕竟自己师父的哥哥,算是二大爷,包括当时郭德纲早期的影视剧,也是拉着二大爷一起,算是交情还不错。 侯耀文去世后,因为遗产,郭德纲出来给师父俩孩子打抱不平,在郭德纲价值体系里,爸爸去世了,家产就是孩子的,你个二大爷跟着裹什么乱,师父已经去世了,不惜跟二大爷撕破脸,是非曲直不论,这点上,郭德纲颇有古风,侯耀文先生也不止他一个徒弟。

    郭老板早年来北京闯荡,租小平房,没钱交房租,不敢出去,怕遇到房东,连当初给介绍房子的朋友都躲着,没脸见人家,房东踹门骂街要房租,不敢开门,饿得不行了,没钱,拿面粉熬糊糊,放点盐,沾着葱吃。 哪年演出,实在太晚,没公车了,打车到住的地儿得四十块钱还是多少,身无分文,几近哀求出租车师傅,想用手表抵车资,实在走不动了,又累又饿,出租车拒绝了。后来郭老板走红后,那个出租师傅好像还接受过采访,证明过这事儿,表达了一些歉意,郭老板好像也知道这事儿,应该是没回应,早年德云社演出,台下就一个观众,观众半道还接电话,也是不好意思,跟台上人说,不好意思接个电话,台上就停下来等他接完电话,再继续,后来郭老板不止一次说,想找到这个观众,送他德云社终生VIP。 两件事儿,其实管中窥豹,可以一窥郭老板性格一角:你不帮我,我也不记恨你,但绝不领情,你帮过我,我记着你,有机会,定当回报,你欺负我,我忍着你,你还欺负我,我就neng死你。

    麒麟在向往生活中提到关于为何转型说相声,父子俩说法有些不同,细品倒也异曲同工,有时不得不承认,遗传这事儿,郭老板当得起相声天才这个评价,年轻时,拿个录音机满天津茶馆的听活儿,幼时学艺也是对各路高人的手艺吸收加工整理,到郭麒麟这,确实,继承父辈衣钵算是比较合适的选择。 这边,有个我个人一厢情愿的猜测,11年郭麒麟退学时15岁,12年16岁干专场,注意这个时间点,2010年的8月开始,德云社经历的八月风波,打记者,何云伟,李菁公开退社,德云社在各级部门压力下停业整改,这几乎是德云社开社以来最大的危机,称得上此诚危急生死存亡之秋也, 如果说在那之前,是继续读书上学,还是继承父业,郭麒麟还有些犹豫,拿捏不定的话,那么八月风波,就是最大的推力,当然,这事儿就目前市面上我看到的采访,好像郭麒麟没有提及这其中的因果关系,当然,也不是全部的原因。 姑且,理解为一种父子间的互相扶持,一种心照不宣的男人间的浪漫和义气。旁人,都觉得要散摊子,作为儿子,义无反顾,责无旁贷。

    对郭麒麟最初的印象,就是这段唱,印象中应该五六年前的,扮上,还是能看出是减肥前,京剧一路我不懂,这个严格说应该是京歌,一开口倒是把我惊着了,有于魁智的味道,玄武兵变沧桑,马蹄声声乱,两句唱,桑字,乱字,唱腔非常舒服,蹄唱破音了。台下坐着郭老板,兴许是角度问题,能看出郭老板的紧张和欣慰,于谦老师作为师父,在台下也是满眼温柔。有梅派青衣嫡传,有越剧大拿,有豫剧大拿,高人面前,学唱表演,不紧张不在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  国色天香【郭麒麟+MIC男团】京剧版《无字碑》_哔哩哔哩 (゜-゜)つ

    想聊一下少侯爷,少x爷的称呼,算是尊称,一来算是对父辈的尊重,也好区分,一听称呼就知道家里父辈有名角儿,比如天津的少马爷,父亲是相声泰斗马三立,也有特例,比如少郭爷,郭全宝,不是因为他爸爸是说相声的,是因为同团里有个老郭爷郭启儒,等郭麒麟再年长些,相声艺术再精进些,也当的起一个少郭爷的称呼,扯远了,再者就是对当事人的尊重,老规矩,见面称呼姓带个爷,有点儿八旗贵族遗老遗少老北京那味儿。

    少候爷侯震,父亲是侯宝林大师长子侯耀中,嘴碎,说话叨叨叨,能听得人头脑子沸腾,也没怎么坐过科,半路出家,虽说有侯大师这么个大师爷爷,加侯耀文先生这么个厉害三叔,相声一路确实不算灵光。嘴碎,逻辑跳跃太快,往重了说,他捧哏,容易搅和。

    据说,少侯爷喜欢叮当猫,性格我倒喜欢,郭老板的话说,奇懒无比,哪天德云社剩最后一人,那准是少侯爷,因为他懒得zaofan。性格里不争,能认清自己,不被候姓压着,这点兴许是天生的,如果是,他是个幸运的人。

    多少人到死都没认清自己能吃几碗干饭,整天活在抱怨和自以为怀才不遇的自怨自艾里。

    同样算,候门中人,候二爷,则完全不同,就没侯二爷不敢挣得💰,就没他不敢做的代言,有兴趣可以搜搜,二爷堪称曲艺界乃至国内第一猛男。

    5月23日,零点二十五分,干完活儿,再絮叨一段儿。

    朋友中有高人,我习惯称呼他们为考古相声爱好者,评判相声好坏的原则大概原则就是年轻的不如老的,活着的不如死的。头些年还行,近些年,要敢说还喜欢听郭老板,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

    一说常宝堃,那都挑大拇哥,天才啊,英年早逝啊,大师啊啥的,不是对老先生不尊重,除了资料或者听其他人采访口耳相传,几个真听过的,听过怹几个段子?以前看过一有关相声的纪录片儿,有段音频是小蘑菇小时候跟父亲表演的片段,类似反正话,伦理梗,好笑吗?老实说,单那一小段儿一点儿都不好笑。因为是现在这个时代的我听近七八十年前的段子。

    相声演员最主要的服务对象永远是他那个时代的观众,那是衣食父母。

    郭老板的相声水平有没有下滑,是不是没以前那么好笑,那么经琢磨了?银者见银,我的看法:是。

    最近几年的单口没法听,包括坑王里的绝绝大多数,总觉得是临时上场想起来的,没任何准备或者大框架梳理。

    穿衣服也穿带里儿的,插吸管儿吸糖三角儿的糖,跑女厕给自己加油,看见城管白吃人烤串儿,坐公交也投币,反恐挣五十,吃麻小儿,鱼翅炒饭里找鱼翅,袖口就二两棉花,这些随口一提就能联想起来的,都是小人物,甚至是卑微到尘土里的人物,比台下多数观众都惨,都卑微,那是郭老板从自己血泪苦难里提炼出来,打磨多年的包袱。

    说句不尊老的话,侯大师的段子听过的,熟悉的,有几段?马三立泰斗呢?少马爷为啥在艺海神游演出中说,不好意思见观众,没新活儿,来回还是那几个段子,经典固然是经典,可绝不适合以商演为生的德云社,真那样来回几块活儿,观众再爱你,也不会一直买票。

    快餐,包袱浅,甚至不用让观众动脑子,屎尿屁,于老师的父亲,于老师的媳妇儿,最简单,拿来就用。

    那些小人物的悲喜,对现在忙的除了商演就是录节目,身价可能十亿计的郭老板来说,可能是熟悉而又陌生的。

    都得活着。

    郭老板挣够了钱,德云社再稳稳,会不会再出经典?不好说,于我个人,好说的是,他可能是相声史,我个人心中最后一位大师,一位可以跟张寿臣,马三立,侯宝林,刘宝瑞相提并论的大师。

    5月28日下午

    干活儿听了会子刘宝瑞先生的单口,斗法,刘宝瑞先生是我心中的单口之王,前无古人,估计也后无来者。刘先生的单口像极了手法精妙的私房菜,没有一句废话,表达流畅,轻重高矮音儿,无一处不妥帖,听刘宝瑞先生的单口听多了容易把胃口养刁,吃惯了顶级美食,再吃旁的,跟泔水似的。

    刘先生的资料看得不多,大概知道一些,怹年轻时应该抽过ya片,对学生要求高,据李伯祥先生回忆,小时候,在刘先生面前背贯儿,一个不留神,吃了栗子,老先生直接一脚给踹出去。

    以我个人的感觉和揣测,老先生应该是极风趣一人,胆子小,喜欢挎一竹篮儿,盖着干净毛巾,里头有吃的,喝的,生活讲究,细致。十年**期间,被斗,据说斗后突发急病,据人回忆,当时老头儿被罚跑还是啥,老头儿央求,我难受,实在不能跑。央求无果,当夜去世,草草掩埋,后被野狗之类的拖出去吃了还是什么,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,河北边儿上的坟墓是个衣冠冢——有一两年,老憋着想去拜一下先生,拿几盒好烟,拿瓶酒,拿点儿瓜果梨桃的,跟老先生聊几句,本无亲无故,更无师承关系,单就喜欢先生,佩服先生的艺术,怜惜先生的人生际遇。

    后又觉得,心里真有谁,若真有感知,遥遥祭拜与立于墓前,又有多大差别。有机会,还是要去的。

    郭老板应该顶佩服刘宝瑞的艺术,印象中,在德云社大红前,看过德云社自己组织的纪念刘宝瑞先生的专场,郭老板还说了一段化蜡扦,邢文昭老先生作为刘先生的徒弟还讲了几句话。

    最近情绪有些低落,翻历史书,看纪录片,总会想到死亡的事儿,倒也没多恐惧,听一些艺术精湛的段子,时不时也有些感慨,人,死本身,好像也没啥可怕的,也不是怕能躲过去的,能留下些什么最好不过,否则,时间跨越那么久,刘宝瑞先生比我年长近百岁,可我就是听到了老先生留下的东西,很美妙的一种体验,感谢科技进步。

    我情绪低落到,好像有些想你了。

    Patience——Guns N' Roses

    5月29日

    不确定是啥综艺节目——我平常不大看网综,郭麒麟和搭档表演完下台,跟工作人员打完招呼,俨然很稳重得体的相声演员甚至是明星的样子了,看到坐通道边儿的常宝华老先生,回头边鞠躬,边俩手握着老头儿的手,称呼老祖,打完招呼,问候几句,搭档同样上前鞠躬,称呼老祖。

    俩人走后,常先生吐槽了一句,叫我老祖,我还吃着亏呢。旁边多数是年轻人,兴许不懂里头的意思,换我在场,准跟着哈哈乐,老头儿真灵,时时张嘴都是包袱。

    德云社二十周年大庆,常宝华先生也参加了,捧场,郭德纲抱着郭汾阳,让二少爷叫常宝华老祖,常宝华先生耋耄之年,一点儿不糊涂,一点儿不含糊,夸郭汾阳,顺带抖了个小包袱:郭德纲真是个好孙子。全场大笑,郭老板在一旁也是哈哈大笑。

    看过一个大庆后台片段,郭德纲在后台招呼,给常老先生张罗着倒水,找座儿啥的,老先生一点儿不拿着,让郭老板忙自己的去,别管他。老头儿坐后台,于谦老师的师父石富宽陪着老天儿,常老爷子猛夸孙胖子,是个好量活儿的,小岳和孙胖子看得出来有些紧张,一直站老头儿跟前,身体前倾,恭敬极了。不大会儿,于谦老师来后台,第一眼看到了自己师父,称呼,然后俩手握着常先生手,叫师爷,问候几句。

    聊这么碎,其实想说俩事儿,第一个,相声很看重门户出身,对应着排辈,其二,一个相声团体,不管对外多横,就算时不时拿同行开涮,可来自内部尤其德高望重的长辈的支持非常非常重要,这是一种态度,一种相声名门门长的肯定和支持,郭老板早年去天津商演,马家少马爷上台给捧场,德云社二十周年,常宝华老先生去给站台捧场,这都是一种态度,至少在当时,表明中国相声界两大家族,马家,常家对郭德纲,对德云社是认同的,这比一年商演多赚五千万要重要的多。

    5月30日 13:22

    任何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尤其曲艺行,都会形成流派,比如京剧的梅派,谭派,裘派,大鼓的白派,快板的王派,高派,相声也是如此,其他曲艺学员讲究一个像,越像开山祖师,越成功,唯独相声不同,徒弟完全像师父,没有饭,相声是个活物,没有死纲死口的地方,没有固定的套路。

    以前天津有个汪羊——对,就是那个因为郭老板早年拿他砸挂,他告郭老板那人,注意,节骨眼儿,那时候郭德纲红了——他极其擅长模仿马三立的声音,个别语句,几乎可以乱真,汪老师比较冤,投错了行,这要是京剧界,能模仿某大师到这程度,往大了说,混个艺术家没问题,往小了说,混口饭没问题,也不至于碰瓷。

    为啥说是碰瓷,当然是我个人的看法,因为汪老师是相声行的人,至少懂台上砸挂,那是因为有那个交情,尤其名角儿拿自己砸挂,那是抬举自己,真懂事儿的,心里会记上这份情,在那么大的舞台上,那么火爆的演出里,对着那么多能听到这段节目的人提到你的名字,拿你开玩笑,一是表明这人跟演员很熟,二是行内的规矩,尽量拿自己行内人砸挂,说别人,别人不愿意,再者是个宣传。

    当然,到底是汪夫人对郭老板有意见,还是汪当时受人指使,或者主动向主流相声界纳的投名状,那就只能是天知地知他自己知了。

    德云社前期,只红了郭于一对搭档,郭老板深谙捧人技巧,不少次在相声段子里,拿德云社演员砸挂,这是捧人的一种捷径,提起徐德亮,第一反应不是他自以为是的文哏其实嘛玩意儿不是,而是徐德亮的奶奶,耳钉徐,提起李菁,第一反应快板打的不错,北京丐帮少帮主,大眼儿板子李,太刺激了,提起王文林,估计极少人会想起他爸爸是王长友,而是有点儿意思的口头禅。

    这是非常高明的捧人手法,艺术好坏且不说,先给台下观众引荐,在观众脑子里有这么一个形象,这个形象立住了,这人出来表演,本该五分效果的,观众也能认头到七分。

    相声界三大家族:常家,马家,侯家,排名不分先后,艺术上,我个人认为马家略胜一筹,无人不宗马,绝不是一句客气话或者单单是一句空话,也只有马家衍生出了所谓马派相声。

    常家,第一辈应该是常连安,也就是夏洛特烦恼里梦特娇的太爷爷,因为老家张家口,出蘑菇,儿子常宝堃,艺名小蘑菇,后来几个孩子都以蘑菇排,常宝华先生好像是四蘑菇,常宝堃先生慰问演出,牺牲在前线,年仅29岁,儿子叫常贵田,常宝华是常宝堃的弟弟,再往下就到常远这一辈了,不过常远好像不说相声了,在开心麻花也算混的风生水起。

    某一期节目上,郭麒麟叫人,这个哥那个姐的,叫常远叔,这个在讲,常宝华跟侯宝林一个辈,当然,侯耀文的师父是赵佩茹,相声行,没有拜师自己爸爸的,这么论下来,郭德纲和常远是一个辈分,都是明字辈。

    郭麒麟称呼常远叔,还有一层意思,那就是德云社对常家的尊重,孙辈不说相声了,可仍旧默认按相声排辈称呼。

    5月31日 10:32

    马家,马三立先生的父亲马德禄,早年的相声八德之一,其他几位还有,焦德海,裕德隆, 李德钖(相声大王,马三立哥哥马桂元的师父),周德山(周蛤蟆,马三立的师父),郭德纲(05年新款),刘德华(四大天王,香港相声大拿)。

    按相声排辈,德字下面是寿字,马三立就是寿字辈,算是说相声里辈分最大的了,侯宝林一辈的都得称呼三叔,侯耀文一辈的要称呼师爷,郭德纲一辈的称呼太爷,老祖宗,到了郭麒麟一辈,就没法称呼了。如果相声界选一位承前启后的人物,我第一反应就是马三立,相声泰斗,泰斗是什么?泰山北斗,自打有相声这行以来,到目前,相声泰斗,没见人拿这词称呼过第二个人,默认说的就是马三立。

    爸爸辈分太高,有时不一定是好事儿,儿子想说相声了,没处拜师,不能拜自己爸爸,马志明少马想拜师时着实费劲了,找不到跟马三立同辈害得合适的人了,关键时刻,侯宝林大师仗义出手,代师收徒,算是师父去世了,师门里的师兄替师父收徒,拉少马做师弟,拜在朱阔泉门下。

    相声讲究辈分好不好?我的看法,纯粹个人看法,有利有弊,利大于弊。





相关问题